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血腥虐待10
血腥虐待10
 第10章
 
? ? 不一会儿,一个少女被带到了j博士和九爷的面前。少女赤着双脚,脚上拖着脚镣,双手被手铐反铐在背后。少女大约二十五、六岁,算不上特别漂亮──做卧底的相貌绝不能太夺眼,但眉眼间有一种很撩人的风尘气质。她的身段相当惹火,前高高挺立的峰把衣服顶起一道极爲挑逗的轮廓,使任何男人都不能不心有所。对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姑娘来说,这样的双峰的确是十分出挑的了,甚至隔着衣服仍依稀可见少女峰上的两颗紫葡萄的形状。
 
? ? j博士心里暗忖,想不到警局里还会有这麽香艳的女子,派到夜总会去做卧底倒是蛮配合那里的气氛的。
 
? ? j博士站起身来,走到这名叫李晶的女警面前。少女已经被九爷手下的人拷打过了,她的眼睛青肿着,眼眶和鼻翼被打裂了,脸上血迹斑斑,她的嘴唇同样肿得向外撅着。
 
? ? j博士解开了李晶前的衣服扣子,少女的衬衣里面什麽也没穿。j博士认真地检查了一遍少女身上的伤痕,然后转头向九爷道,你的人下手很重,但只会用拳头和棍子蛮干,缺少点技巧。
 
? ? 呵,呵,
 
? ? 九爷略显尴尬地笑道,弟兄们当时审问的时候比较急,平时他们还是懂点用刑的技巧的,当然,和您这样的拷问大师比起来还是差得远呢。九爷想给手下挽回点面子,用手朝少女一指,怎麽样,借你这里的道具,→文冇人冇书冇屋←让弟兄们就在她身上比划两下,请您指点
 
? ? 哪里哪里说不上指点,
 
? ? j博士拱拱手,我刑房里的东西请随便取用。
 
? ? 海滩边的舞台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个临时的刑台,九爷手下的打手们搬来了刑架和长凳等一大堆的刑具。九爷挥手把手下召到一边,如此这般地耳语吩咐了一番,打手们齐声应道,是
 
? ? 李晶被除下镣铐、剥去了衣裙。打手们竖起一张长凳,把赤裸着的少女拖过来,使她背靠着长凳,双臂反扭在凳子背后,紧紧地反绑了起来。接着,打手们把长凳放平,使少女仰面躺在长凳上,在她的腰里垫上两块砖头,然后用好几道的麻绳勒着少女的部、腹部和大腿,把少女死死地捆在了长凳上。少女呻吟着,勒进里的绑绳和腰下垫着的砖头使她难受至极。
 
? ? 三个打手同时动手了。一个打手把一块布巾盖在了少女的口鼻上,然后提起一壶水朝布巾上浇去。被浇湿了的布巾紧紧地贴在脸上,使得她喘不过气来,只能张大了嘴,而透过布巾的水流正好朝她的嘴里灌去。
 
? ? 呜,呜咳,咳
 
? ? 少女的口鼻被水呛得咳嗽不止,全身拼命地挣紮,脯剧烈地起伏着。
 
? ? 另一个打手负责鞭刑,用一条竹鞭狠狠地朝少女被砖头垫起的腹部狠狠地抽去,一下一道血印。
 
? ? 第三个打手施用的是老虎凳。姑娘的小腿被用力地扳起,一块块的砖头垫在了她的脚跟下。
 
? ? 三种酷刑同时用在李晶的身上。被湿布巾堵住口鼻的少女本叫不出声来。
 
? ? 前后不过大约十分锺,少女的挣紮就停止了,被折磨得昏死过去怎麽样
 
? ? 九爷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三大酷刑一齐上干得怎麽样
 
? ? j博士撇撇嘴,嘴上还是客气地笑道,不错很有力度,不过还是有点不讲究技巧。
 
? ? 爲什麽请博士说来听听,
 
? ? 九爷一拱手。
 
? ? 好吧
 
? ? j博士架起二郎腿,竖起一个手指,用刑的目的就是要让受刑的对象最大限度地感到痛苦,对不对
 
? ? 对
 
? ? 九爷点头称是,心里却暗忖,废话掉什麽书袋
 
? ? 可是人体在同一时间里只能有一个兴奋点,如果有两个或者几个就会把兴奋程度互相抑制、分散了,不管是快活还是痛苦都是这样的。
 
? ? 唔,唔,
 
? ? 九爷和他的手下开始有点专心了。
 
? ? 想想看,你要打喷嚏的时候,只要抬头朝太阳望望,阳光一刺眼,喷嚏就打不出来了。
 
? ? 对,对。
 
? ? 九爷等答道。
 
? ? 你打噎的时候,别人在你背后猛击一巴掌,立刻就能止住。
 
? ? 是呵是呵
 
? ? 九爷等不住地点头。
 
? ? 所以,
 
? ? j博士摇了摇手指,三种酷刑一起上,人身上起码有三个受痛的兴奋点,痛感分散,互相抵消,痛苦反而不如用足一种刑罚来得厉害。
 
? ? 呵,呵,有道理,
 
? ? 九爷和他的打手们头点得象啄米。
 
? ? 另外,
 
? ? j博士继续道,你们用刑那麽快就把人整昏过去,不是反而给她帮忙解脱了吗
 
? ? 呵到底是拷打术的大师,果然名不虚传
 
? ? 九爷这回彻底服气了。
 
? ? 能不能
 
欲成欢最新章节
 
请博士给我们示范几招
 
? ? 九爷手下的一个喽罗问道。
 
? ? 是,是,是。请博士给我们指点指点。
 
? ? 九爷和衆人随声附和。
 
? ? 好呵,
 
? ? j博士的兴致颇高。稍一沈吟,j博士道,试一试木马刑吧。
 
? ? 这种刑罚可是有点历史的,不过在我这里也不经常使用,因爲它能把女孩子整废了。今天这位李小姐反正也已经让你的手下折腾得差不多了,所以不妨拿来试试。
 
? ? 呵,木马刑听倒是听说过,不过的确没有见识过,
 
? ? 九爷答道。
 
? ? 李晶被从长凳上解了下来,拖到一边被冷水浇醒了。清醒过来的少女又被架到了台中央,打手们重新把她的双臂折到背后反绑了起来,然后又加了几道绳索绕过房、脯紧紧地捆住。舞台上方的滑车里垂下的一麻绳被和少女背后重重叠叠的绳节系在一起,打手一拉滑车,李晶被慢慢地悬空吊了起来。
 
? ? 另两个打手把木马推了过来。所谓的木马象是一条高高的长凳,只不过凳面不是平的,而是一三角形的木枕,一面棱角朝上,横置的木枕离地面有一米多高,木马的底下装有滑轮,可以在地上推动。
 
? ? 打手把木马推到了少女的身下,两腿的中间,使少女的双腿横跨在木马两边,然后,打手用绳索把她的双脚脚踝在木马下方绑在一起,又拿来一摞捆紮好的砖头,把砖头挂在绑住少女脚踝的绳子上。
 
? ? 李晶已经意识到了打手们接下来要对她干什麽,不由得哭叫着,放开我我已经什麽都说了,爲什麽还要给我上刑
 
? ? j博士对少女的哭叫声充耳不闻,把举起的手向下一劈,上刑
 
? ? 一个打手把吊着少女的绳索松开了一截,李晶的身体往下一落,一下子骑坐到木马上,木马的尖棱正好顶在左右唇中间。
 
? ? 啊──
 
? ? 少女的嗓子里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全身的重量加上脚上砖块的份量把唇部位极爲娇嫩的皮压在木头的尖棱上,犹如尖刀剜心般地剧痛难忍。吊着她的绳索不松不紧,既不至于让她掉下来,又不足以使她在尖棱上能够保持平衡,加之由于剧痛带来的挣紮,少女的身体在木马左右扭动着,而这带来的效果又使木马象锯子一样很快就把少女唇周围的嫩割破撕裂。
 
? ? 九爷抬头望着挣紮中的少女,这种极度虐的景象使他的嘴都合不拢了。j博士在一旁不无卖弄地介绍着,一般人都以爲这种专门对付女人的刑罚是日本人的发明,实际上中国早在元朝的时候就有了,那时候的名称叫推磨或者骑木驴,在当时专门用来拷打女子的刑罚中是最残酷的一种,后来日本人在室町幕府的时候学了过去,经过心改良后在江户时期用得很普遍,而在它的发源地中国反倒有点失传了。
 
? ? 博士真的是有学问
 
? ? 九爷由衷地钦佩道。
 
? ? 好象嫌这样对少女折磨得还不够,两个打手走上前去,一前一后地扶住木马,来回推动起来。
 
? ? 啊──
 
? ? 啊──
 
? ? 少女嘶嚎着,身体猛烈地晃动着。她的部正在遭受更爲剧烈的摧残。这种酷刑专门针对女人最娇嫩、最敏感的私处下手,不仅对受刑的女体上造成极大的伤害和痛苦,而且能在心理上彻底摧垮女人的意志和自尊,这种痛苦的记忆甚至会伴随受刑女的终身,即使是在很久以后回想起来还是会不寒而栗。就算是在狼堡刑房这种集古今中外酷刑大成的地方,也是属于顶级的拷打方式之一九爷和他的手下对这彩的一幕看呆了,瞪大着眼睛,直咽口水。一个胖胖的家夥索走到了最跟前,看得两眼发直,嘴里还不由自主地念念有词,真会玩刺激过瘾
 
? ? 李晶被这种惨不堪言的酷刑折磨得死去活来,伴随着嘶哑的嚎叫,嘴角向外吐出白沫。她的身体和脑袋随着打手们摇动木马而左右乱晃,一头长发在空中飘舞,整个人就象狂风中不堪摧折的一株小灌木,楚楚堪怜。少女部的皮被坚硬的木棱磨得血模糊,鲜血沿着大腿内侧和木马的两侧慢慢地向下流淌,其情其景,至至虐,令人惨不忍睹。真是欲死无门,欲活不能,辣手摧花,惨绝人伦。
 
? ? 残忍的酷刑持续了大约二十分锺,饱受摧残的少女终于又一次被折磨得昏了过去。
 
? ? 望着打手们把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少女拖了下去,j博士转头看看意犹未尽的九爷和他的手下,慷慨地建议道,怎麽样还不尽兴吧不如把我抓住的那个小警花也拉来当模特,给你展示一下另外两种顶级的酷刑。反正她也被收拾得差不多了,我正想把她处置了。
 
? ? 好呵太好了
 
? ? 九爷和手下一叠连声。
 
? ? 你不是抓了两个小警花吗
 
? ? 九爷问道。
 
? ? 另外一个招供后的当天晚上就死在牢房里了j博士轻描淡写地答道。